大发pk10规律:网贷合规检查大限将至,各方会审暴露出哪些问题 - 金评媒

网贷合规检查大限将至,各方会审暴露出哪些问题

首页 > 理财 >正文

【摘要】网贷平台三轮检查过后,有哪些突出问题?

  麻袋研究院 原创  ·  2018-12-22 22:15
网贷合规检查大限将至,各方会审暴露出哪些问题 - 金评媒
作者: 麻袋研究院   

网贷合规检查进程已经过去大半,距离最后大限不足半月。

与此同时,各地监管部门的工作重心不仅仅是合规检查,也包括如何平稳的清退规模一个亿以下网贷平台

对于腰部平台及头部平台,不仅面临着合规整改,还要压缩借贷余额。

即使匆忙上市,也面临着股价跌跌不休,有的跌幅甚至超过80%。

整个行业没有一点好消息。是否是黎明前的至暗?

对于头部平台和腰部平台来说,当务之急是了解行业现状,然后对比自家平台业务,判断合规检查是否有希望通过。

麻袋研究院对有合规检查经验的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互金协会、行业专家等多方采访、调研发现,虽然大部分网贷平台进行了合规整改,但是合规检查过程中还是暴露了一些共性问题,比如资金流、信息披露、息费收取,是否合规最终还得监管决定

一、合规检查进度究竟如何?

据网贷之家统计,截至20181212日,北上广深和浙江五地在运营P2P网贷平台共计734家,占全国在运营平台(1175家)的62.5%,其中广东(包括深圳)255家,北京234家,上海132家,浙江110家。如图1,从在贷余额来看,北、上、广和浙江四个省市的在贷余额占全国总在贷余额的94%,尤以北京和上海占比最大,分别为41%31%

pic-1.jpg

梳理上述四地的P2P网贷平台合规检查进度,麻袋研究院发现浙江、上海两地网贷平台数相对较少,且启动合规检查时间较早,大部分平台已基本完成由地方互金协会牵头的自律检查和金融办牵头的行政核查。个别平台在合规检查开始阶段就未按监管部门要求提交自查报告,也在被清退当中

北京地区自律检查由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牵头,目前已经接近尾声。

虽然合规检查启动时间早,但是在京注册平台数量多、借贷余额规模大,行政核查进度缓慢。目前已完成行政核查的平台数量约为提交了自查报告的一半,在1231日前完成行政核查难度较大。

pic-2.jpg

2018912日,广东省互金整治办发布《关于进一步组织辖内P2P网贷机构做好合规自查的通知》,标志着广东省(不含深圳,下同)网贷机构合规自查正式启动,要求网贷机构原则上应于2018930日前、最迟不得晚于20181010日提交自查报告。

与北京、浙江等地不同,广东和深圳的自律检查与行政核查是同步进行。据零壹财经统计,广东省已提交自查报告的网贷平台共有41家平台。麻袋研究院认为,广东省在12月底同时完成自律检查和行政核查不无可能。

深圳的自律检查于1123日启动,但深圳的网贷平台数和规模都仅次于北京。按照上海地区单个律所现场检查3天一家平台的速度,深圳要想在12月底完成行政核查分别需要十多家律所和会计师事务所同时进行才有可能。

此外,麻袋研究院从参与了此次自律检查和行政核查的一些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从业人员处了解到,尽管目前上海的行政核查现场检查阶段已经结束,但能否在12月底的大限到来时,给合规检查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还未可知。一个原因是行政核查的报告现在还在撰写中,行政核查报告的终版什么时候敲定,时间还不确定;另外一个原因在于,能不能按时完成检查,除了本地的检查进度要及时外,还要看其他地区的检查进度,要与其他地区保持同步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实验室副主任尹振涛在接受麻袋研究院采访时表示,2018年下半年出台的监管政策与合规检查通知时间距截止时间较短,也是很多平台来不及整改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哪些问题浮出水面?

麻袋研究院走访了上海地区合规检查工作的相关专业人士发现,在检查过程中暴露的问题主要存在于资金流、信息披露、利率等方面。

振涛向麻袋研究院表示,监管对于网贷平台规模的控制主要还是为了整改期间防止整体风险被放大。从目前的检查过程来看,各平台信息披露不及时、违规业务存量尚未完全消化完,收取砍头息等擦边球业务问题仍然存在,是各平台都存在的共性问题。不管是否完成检查,监管对于网贷平台的控制,都是宁缺毋滥,不会轻易放低准入标准。对于完成检查后是否给各平台备案,还要多方论证,结合各方意见才能最终决定网贷平台何去何从。

上海瀛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丹律师在接受麻袋研究院调研时表示,在其参与自律检查及行政检查过程中,发现的普遍性问题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一些平台存在第三方机构代收付的情况,即,借款人在还款时,不是直接充值至其存管账户进行还款,而是由第三方机构代扣至该机构的银行账户,再通过该机构在存管系统中的代偿账户进行还款,第三方机构客观上存在转收付借贷资金的情形。第二,一些平台存在误导性宣传、信披不完整的问题,比如出现‘理财’、‘历史本息到达率100%’‘零逾期’等表述,这些宣传信息都是不合规的;另外,平台未按照信披指引的要求完整披露借款项目,通常会缺失一些信披维度。第三,收取砍头息费、服务费率不清晰,如浮动费率也是常见问题之一。这些问题,平台都应该尽快整改完成。

张丹律师强调,“本次合规检查不仅仅是一次风险摸排,也是平台积极合规整改的一次自证,这也是为什么本次合规检查强调即查即改,给予平台拥抱监管的机会,积极合规整改才有机会继续从事网贷业务,才有机会最终等到备案或者取得牌照。”

在网贷机构财务核算方面,一位有检查经历的会计师对麻袋研究院表示:“转移利润、未严格依据会计准则界定资产权属是目前合规检查网贷平台面临的主要问题。”此外,存管系统与财务系统未实现无缝对接,资金流的实时核算是网贷平台的共性和急需解决的问题。

除了张丹律师在前文提到的虽然已上线银行存管,但仍存在资金在第三方资产端或平台自有账户归集的违规情形外,致同会计师事务所金融行业咨询合伙人邹慧菁指出,还有以下四个突出问题:

(1)违规存量业务尚未完全消化,这些违规存量包括超限额、超级债权人或期限错配、资金池等不同情况;

(2)各种锁定期产品导致的高频次债转,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时可能会因为挤兑给平台带来流动性风险;

(3)由于第三方资产推荐机构兜底带来的资产真实性风险、平台核心风控业务外包,以及静默开户;

(4)平台内控制度形同虚设,实际执行过程并未落实并进行关键文档留痕等。

此外,对于此次合规检查可能再次延期是否会引发如今年6至9月份的爆雷潮?麻袋研究院认为,适当的监管有助于促进行业向好发展,对一直坚持合规经营的平台更是利好消息。爆雷的根本原因不在监管,而是平台自身经营不合规,利益陷得深。在经历了持续三个多月爆雷潮后,在合规检查过程中,已有不少平台迫于运营成本、合规成本及平台规模等诸多原因或主动选择清盘退出,或被监管部门劝退,或被经侦介入立案调查。在检查过程中,网贷行业将持续加速出清。

对此,张丹律师也认为,“引发新一轮雷潮的概率较低,毕竟,合规检查过程中,监管已经对辖区内网贷平台的风险程度有了大致的了解,再加上其他的监控手段,规模化的雷潮应该不会再发生,但是不排除个别平台的风险爆发。”

三、不同表现的平台何去何从?

结合本次检查,麻袋研究院将网贷平台分为四大类:未提交机构自查报告的、提交了但问题较多且较难整改的、有一定问题但可整改的、基本符合要求的。

对于上述四类平台将面临的境遇,张丹律师表示:未提交机构自查报告的平台,可以视为该平台已经放弃继续从事网贷业务;已提交机构自查报告的平台纳入合规检查范围,机构自查报告、自律检查报告以及行政检查报告都将会报送至网贷整治办。检查中会有一些行业共性问题,这类问题是否会成为网贷平台未来备案的障碍,还有待于监管进一步明确,目前无法得出结论。当然,问题较多的平台应该尽快整改,不要再心存幻想,试图游走在合规边缘。

四、总结

麻袋研究院认为,这次合规检查的主要目的有两个:第一,监管层对全国范围网贷平台摸底,以便有针对性地改进原先“不够透彻、不够明确”的监管政策。了解目前检查过程中暴露的主要问题,是行业与监管层相互探索了解的一个开端。

第二,对整个行业不合规平台和业务进行清理,规范行业发展,防止风险蔓延扩大及发生群体性社会问题。

此外, 监管层通过合规检查了解平台的同时,头部平台如果也能共同发声,让监管层多维度考虑并制定相关监管政策,利于找到多方最佳平衡点。

合规检查是个去伪存真的过程,可以加速清退伪网贷平台,但是在全行业规模不断下降、投资人信心尚未恢复的情况下,对于业务基本合规的平台,监管应鼓励支持引导其发展,允许其业务合理增长,树立合规整改的行业转折典型,做好传统金融的有益补充,帮助解决小微企业及长尾人群融资难问题。

对于检查期间暴露的主要问题,建议积极整改,后续事实认定,只能等监管层对于检查报告的反馈才能知晓。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